主页 > 关注健康 >花瓣拼凑图像‧萧珊珊独创中国风押花

花瓣拼凑图像‧萧珊珊独创中国风押花

2020-08-01 515浏览量
花瓣拼凑图像‧萧珊珊独创中国风押花所谓的押花,乃源自16世纪的草本科标本製作――人们将美丽的花朵作适当的保存,使其色泽及风貌再现的一种技术。十六、七世纪时,押花艺术盛行于欧洲,其时以植物标本为主,在英国已有超过300年的历史,法国、意大利、德国、丹麦等国家也都有不同的押花流派和作品,为生活增添几许美意。20世纪中叶欧式押花传入日本,也影响了日本传统押花的面貌。来自台湾的押花达人萧珊珊,则是以押花技巧艺术融入中国水墨画的第一人。对台湾“押花界奇葩”萧珊珊来说,押花不是一幅静态画,而是有生活力、有真实感的动画,尤其在做押花佛像时,萧珊珊是一边持诵,一边观想佛菩萨的庄严法相製作出来。现身兼多家公司董事及基金会董事的慈善家萧珊珊开始时只把押花当兴趣,却没想到一做不可收拾,从早到晚,一天超过10个小时埋首其中不厌倦。但是,她的作品从来不卖,她都把它们当孩子般爱。因为是独一无二的,这就是她不捨得卖的理由。不过,她强调,若当礼物送给长辈或作慈善拍卖用途则另当别论。不久前萧珊珊的押花在东禅寺盛开,这也是世界巡迴展览的第3站,这项由佛光山创办人星云大师取名“一花一界.一叶一如”的萧珊珊押花艺术世界巡迴展,让萧珊珊有机会到全世界有佛光缘美术馆的地方与大众结缘。萧珊珊接受《》访问时,脚还扎着绷带坐在轮椅上,由丈夫及女儿推着她。原来萧珊珊本打算在5月份就到马来西亚来为巡迴展开幕,却不小心在欧洲跌断了脚,无法前来。教导简单押花法虽然来马时个展已接近尾声,但萧珊珊仍坚持要来马来西亚与大家见面,由于丈夫和女儿不放心她一个人到来,便陪着她一起过来了。萧珊珊说,在计划做世界巡迴展的时候她已决定每一站都会去,如果无法到来马来西亚就成了遗憾了。继马来西亚东禅寺展览后,萧珊珊的“艺术之花”将开到纽西兰北岛及南岛、澳洲、美国及台北去,整个巡迴展预计需时3年。当然,每一个国家萧珊珊都不会错过,因为除了展览作品,萧珊珊也会在现场教导大家简单的押花製作。谈起与押花的缘起,萧珊珊表明本身是爱花之人,曾学过插花,但是,每次插花后眼看着花朵渐渐凋零,因此,便开始研习乾燥花与押花艺术创作的技术,试图将美丽永远留住。她说,开始时她在台北向押花馆学了3年的押花技巧,并考取了押花讲师的最高资格,不过,她对于传统的押花技艺并不满意――这只是一幅好看的图画而已。于是,学建筑出身的萧珊珊又特地去报读美术、美专等课程,当她发现中国水墨画既有神韵又有生命力时,就决心要把生命力注入押花艺术里。6点起床做押花萧珊珊的丈夫在台湾是名富商,而她本身也有3名女佣、一名助理及一名秘书随侍在则,因此,她可以全神贯注于押花创作,除了吃饭睡觉做押花,她就不再碰其他事了。她告诉记者,当她创作时,从早上6时就起床,除了用30分钟来用午餐和晚餐外,她专注地将花草最美的一剎那化为永恆,一直到半夜,她笑言,幸而有女佣替她担待家事,她才可以心无旁骛地做她喜爱的事。在创作押花的过程中,首先得选择花材,萧珊珊押花的材料,正是鲜豔未衰败前最盛放的花朵,从把花瓣小心地摘取下来,再经乾燥,再慢慢拼凑出她心中形形色色的图像世界,完成后又利用真空技术保存,过程繁琐。现场眼见萧珊珊用一只小夹子一一的把花瓣夹好,再用小剪刀细细的一片片地剪贴、增补,稍不留神脆弱的花瓣就会碎裂。所以,萧珊珊明言,当她心情不好时就不能做押花,她说:“做押花时情绪一定要平静而快乐才行,所以我时常都感觉自己很平静,很快乐。”製作时学习放下萧珊珊是虔诚的佛教徒,因长期接受佛法薰陶,让她在创作佛像押花过程中,足见她的修持。她说明,她之前所做的押花佛像都会在佛像旁贴满密密麻麻的各种供养品,但现在她只做一尊佛像,其他部份留白,她这才发现在把一切都“放下”后,,佛菩萨的庄严法相更突出了,每一幅都呈现出诸佛菩萨无尽的慈悲与圣洁。她自觉在学习押花过程中,从要求“满”到现在的“空”,让她体会到人生彷彿进入了另一种自在的境界。萧珊珊说,由于乾燥花瓣薄如蝉翼,因此製作的每个环节都轻忽不得,此艺术创作讲求手工精细,创作者须很有耐心及耐力,这与修持和心境大有关係,唯有虔诚恭敬平静无波心境创作的佛像,才能体现佛菩萨的庄严、慈悲。看了萧珊珊的押花艺术展后,深深感受到从花朵含苞待放,到绽放、花香四溢,乃至凋谢,正如人生的过程,给世间带来不同的意境、况味。有心人以押花技术把花的生命延续下去,赋予它新的生命,把纯静与华丽融为一体,创造出不同的艺术价值。押花外一章激发喜憨儿学习潜能“押花艺术”的学习,需要好眼力,更要细心、耐心还有创意,才能算具备学习的资格。台湾桃园县真善美启能中心的喜憨儿,全是中度、重度,以及极重度的心智障碍者,有的孩子不但眼力超差,手脚是无法灵活运用,为了激发憨儿们的学习潜能,中心请来专业押花老师林俪兰成立押花社团,在老师的长期耐心的指导之下,憨儿们竟可製作出一件件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押花作品。眼看着一件件作品完成,憨儿们不仅满心喜悦,也很有成就感。真善美启能中心表示,为避免憨儿身体机能退化,需要一定的手眼协调的训练量,初时,社工原有点担心学习效果,幸好林俪兰有幼教经验,用耐心与憨儿“博感情”,将憨儿视为朋友般教导,配合教室内轻音乐播放,短短不到一个月,已有憨儿能自己完成作品,着实让社工感到意外。林俪兰说,大部份憨儿起初因专注力不够,拿夹子会斜、会抖、花片材料容易碎裂,但他们反覆练习后,克服先天障碍,如今不但能拿稳夹子,还能把脆弱花片,完好无缺贴到製品,更依照自己想像加入创意。在经过将近一年多的培训之下,现在参加社团的憨儿们已经能自己用押花艺术,製作出面纸盒、杯垫、钥匙圈、书籤、名片架……等多元化的商品。其中押花社憨儿慧芬,虽然是脑性麻痺患者,双手无法自主协调运用,但对押花却很有兴趣,还能指导其他成员。有趣的是,无法言语的她,甚至会有肢体动作,请老师帮她作品打分数。社工说,这也证明憨儿也是亟需成就感来鼓励自我的。萧珊珊简历萧珊珊的求学与就业历程有起落,但磨灭不了她创业与创作的心志,曾经担任空姐与建设公司老闆的她,甘于放下女强人的身份投入繁琐的押花艺术创作世界,动念就是深爱花卉及美丽事物,不忍见花开、花谢短促生命的凋零。对于推动社会教育及社会福利工作萧珊珊亦不遗余力,以长期赞助方式,提供清寒学生奖助学金,并担任多个文教基金会董事。这场世界巡迴展作品取材主要以佛像、佛经、脸谱、童话世界与鸟类动物等为主,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法师即讚许“一花一界,一叶一如”,表示在微观的小花小草中,所体现的是对人间、生活和情感的无限憧憬、想像与安然自适。一花一界.一叶一如〜5月10日:新加坡佛光山〜6月21日:马来西亚东禅馆〜11月22日:纽西兰北岛佛光山(一馆)〜:纽西兰南岛佛光山(二馆)〜4月4日:佛光缘美术馆澳洲南天馆〜5月30日:佛光缘美术馆澳洲墨尔本馆〜10月10日:佛光缘美术馆美国西来馆2011年:台北馆/副刊‧报导:陈玉苗‧2009.07.21
上一篇: 下一篇: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00856大满贯电玩城app|综合新闻资讯|权威门户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利记体育app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元宝线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