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校生活 >16岁少女联合医院导管置入手术后中风 医管局专家:不涉人为疏

16岁少女联合医院导管置入手术后中风 医管局专家:不涉人为疏

2020-08-08 641浏览量

一名患急性横贯性脊髓炎的16岁女病人,去年11月于联合医院接受中央静脉导管置入手术时,怀疑遭刺穿锁骨下动脉,病人当日出现血胸,同日被转送到伊利沙伯医院,翌日发现有缺血性中风。病人其后进行数次手术,包括切除右脑坏死组织,左半身有机会失去活动能力。家属质疑事件涉及医疗失误,向联合医院投诉。

联合医院向医管局汇报事件后,局方委託医管局儿科中央统筹委员会副主席兼威尔斯亲王医院儿科部门主管苏景桓,检视病人的临床处理及相关医疗程序,并寻求专家意见后,苏景桓周一(30日)公布检讨结果,指联合医院的医生为病人进行静脉导管置入手术的过程合乎标準,相关医护人员已经「做足」可行的减低风险措施,认为事件不涉及人为疏忽。

苏景桓称,未有证据能完全肯定病人中风的成因,但从中风的位置及时间估计,与静脉导管置入手术有关。他又指,摆放静脉导管引致中风的机会不高,亦未有文献记载刺穿锁骨下动脉引致中风併发症,今次情况比较罕见。

惟苏景桓提到,联合医院的医生事前有向病人家属讲述手术风险包括血管受损、出血,甚至死亡的併发症,却未有提及中风的可能。他指,虽然情况罕见,但后果非常严重,认为医生未来应向病者家属尽量清楚解释中风风险,避免笼统地说「高风险」或「低风险」。

医管局指,病人经抢救治疗后情况稳定,现时仍在伊利沙伯医院接受康复治疗。病人家属在医管局公布检讨结果后见传媒,指医管局专家单以结果去判断过程是否医疗事故,亦不能完全解释刺穿锁骨下动脉的原因,他们始终认为联合医院有所疏忽。

联合「睇漏」、迟诊断出横贯性脊髓炎?

一名没有长期病患的16岁女童,去年10月31日早上因头颈痛及右半身无力,到联合医院急症室求诊。她当日她的情况急速坏化,转往深切治疗部,以呼吸机辅助呼吸。病人家属上月召开记者会,质疑联合医院迟迟未能找出病因,最初评估可能是患吉巴氏综合症,10日后才确诊患上横贯性脊髓炎。

医管局儿科中央统筹委员会副主席兼威尔斯亲王医院儿科部门主管苏景桓指,初时诊断的可能性包括吉巴氏综合症、中央神经系统的感染或中毒,以及急性横贯性脊髓炎,当日联合曾为病人做磁力共振,扫描脑部、脊髓,以及血管造影检查等,当时见到的影像全属正常,故循吉巴氏综合症治疗。医疗人员同时也安排了其他检验,包括验血、脑电图等,以排除其他病因的可能性。苏景桓指,曾翻查当日的检查结果,他认为影像可见病人情况正常,的确没有患脊髓炎的迹象。

医生没有清楚解释手术风险?

到11月9日,联合再为病人做磁力共振,发现病人颈椎的脊髓有发炎现象,确诊为急性横贯性脊髓炎,当日向病人处方高剂量类固醇,然而病人情况仍未有改善,联合儿科深切治疗部医生遂于到11月15日向家人建议加入血浆清洗的治疗。苏景桓指,当日脑内科医生及儿科深切治疗部医生一起会见家属,解释血浆清洗治疗及右颈内静脉放置中央静脉导管,并提到手术风险包括血管受损、出血,甚至死亡的併发症,但未有提及中风的可能。苏表示,虽然中风的情况「比较罕见」,但其后果非常严重,故医生未来亦应向病者家属解释中风风险。

对于病人家属称,当时被医生告知相关医疗步骤为「低风险」。苏景桓回应指,曾向负责解释风险的医生查询,对方表示,曾向家属表示步骤安全,是深切治疗部经常做,有併发症的机会不高。苏认为,医生当时说的均属事实,惟他亦指,出现问题的机会率低,但后果可能很严重,医生应该解释得清楚一些,避免笼统地说步骤「高风险」或「低风险」。

静脉导管置入手术程序出错?

联合去年11月16日为病人进行右颈内静脉置入中央静脉导管。苏景桓指,深切治疗部医疗人员当日使用超声波去确定颈大动脉及颈内静脉的位置后,才放置针芯,而放置针芯的过程中,亦有使用超声波协助,确定针芯是放于颈内静脉,未有刺及颈大动脉。放置针芯后,医疗人员须再放入金属引导线、血管扩张器等。苏景桓称,未有证据能肯定病人中风的成因,但从中风的位置及时间,估计中风与静脉导管置入手术有关,相信是放入金属导引线、血管扩张器等的过程中,刺穿颈内静脉及锁骨下动脉,该些程序并非超声波可以协助检查,亦没有其他更好、更可行的方法去减低风险。他认为联合的医护人员已採取一切可行措施减低风险,手术过程合乎标準,不涉及人为疏忽。

对于病人家属早前质疑联合未解释何以置入导管手术会刺穿动脉,苏景桓亦指,置入静脉导管引致中风的机会不高,而锁骨下动脉刺穿后,出血亦应该向手部的方向流,而非向上流至脑部引致中风,他未闻有文献记载刺穿锁骨下动脉引致中风併发症,形容今次情况「比较罕见」。被问到负责手术医生的「手势」、经验是否有影响,苏景桓指,相关手术已经由非常资深、做儿科深切治疗部超过20年的医生进行。

苏景桓又提到,病人体内可置入静脉导管的位置不多,院方评估病人情况后,担心病人会有静脉栓塞,才选择右颈位置。不过,病人的哥哥其后批评,医生选择在高风险的右颈位置插入导管,不选较低风险的大腿位置,亦没有让家属作出选择,「(联合)医生好似自己做咗个判断」,并不认同联合的做法。他亦认为,苏未能完全解释为何会插穿动脉,他期望医管局可找其他专家,或将事件列作案例,深入找出成因,以防止类似事件再发生。

苏景桓续解释,洗血导管放入至13厘米的位置时,医生曾尝试抽血,检查发现不太顺畅,于是将导管退出至10厘米的位置再试,抽血仍不太顺畅,当时判断认为导管位置不正确,故拔出导管。其后病人血压下降,深切治疗部为她输入静脉生理盐水及输血,以维持血压,同时照心脏超声波及肺部X光,当时可见心脏正常,但右胸腔有液体积聚,确诊「血胸」,临床诊断是主要血管出血,于是安排进行血管造影扫描。由于联合医院并没有心胸外科,联合当时联络伊利沙伯医院心胸肺外科医生会诊,并安排病人转院作进一步治疗。

联合迟发现中风,延误治疗?

苏景桓指出,病人转院期间曾经血压下降,惟病人恢复意识的时间较预期长,联合医疗人员可以早些留意到病人可能出现中风。惟病人转到伊院后进行脑部扫描,才被发现有缺血性中风。苏景桓强调,病人的治疗没有阻延。他解释,缺血性中风其中一个治疗为静脉溶栓治疗,但病人中风的範围比较大,做溶栓治疗有机会令中风的位置有再出血的风险,及令主血管有中风的风险,有机会令病人休克,甚至死亡,伊院医生考虑过病人的情况,没有採取溶栓治疗,与病人何时中风无关。伊院脑外科医生当晚为病人进行脑部手术。

不过,病人的哥哥质疑,联合多名资深医生都没有及早发现其妹出血,直至送到伊院后,该院医生「一见睇得出」,他始终认为联合方面有疏忽。他又指,其妹的昏迷指数在转院当日一直没有逐步随照药力减退而下降,家人当时亦曾向护士反映病人「双眼歪向一边」,但护士随即回应说「麻醉药未过」,未有即时上报医生,亦没有纪录下来,他批评护士只是「敷衍」家人,令医生没有及早发现中风的情况。

苏景桓总结指,调查后认为病人在联合医院接受治疗以及转院安排均「适合」,惟医生手术前未有提中风风险,当今次「不幸」的事件出现时,家属难以接受,亦可以理解。

联合医院行政总监谭锦添对病人及家属「致深切歉意」,又指联合将重新检视及加强临床部门与病人及其家属于置入中央静脉导管风险方面的沟通,亦会就术后併发症对家人的情绪支援,寻求改善方案。院方会继续与病人及家属保持沟通,确保病人继续获得适切的治疗及一切所需的协助。

上一篇: 下一篇: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00856大满贯电玩城app|综合新闻资讯|权威门户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管理网登入口 菲律宾申搏sunbet开户